小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小雯小說 > 都市現言 > 六十年代假千金 > 第10章

六十年代假千金 第10章

作者:遲暮許成安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12-21 21:04:49 來源:番茄

口糧是地裡麵收啥就分啥,根據當季的收成,隊上的會計會算,按人放糧,叫人頭糧。到了年底會覈算工分,根據一年的收成算工分的價值,根據每個人的工分和領過的口糧算。提前領了人頭糧但是工分不夠的得給隊上找補。工分多的,糧食領了還有結餘的,隊上會給換成錢或票。工分就是糧食,就是錢,就是我們這邊的人的命根子。”

這麼一說遲暮完全懂了。

“也就是說,每個人到季節就能分到糧食,但是工分不夠到了年底就要給隊上按著標準補錢是吧?”

許長生嗯了一聲。

遲暮端著飯盒心裡開始在那琢磨了。

這纔剛來,到跟前看看,儘力唄!萬一不行她也不可能跟自己過不去,大不了就給隊上找錢好了,又不是找不起。

這頓飯因為遲暮在,素來喜歡嘰嘰喳喳的許早早難得吃飯冇說話。

吃完飯許早早道:“你來的時候我記得你提了個熱水壺,你怎麼冇拿過來,等下洗了鍋剛好要燒熱水。”

遲暮哦了一聲:“忘了,我這就去拿。”

許早早嗤了一聲,明晃晃的嘲笑她就是個一點常識都冇有的傻子。

遲暮也不惱,跟許長生道了謝之後就回了知青點。

外麵已經看不清了,這段路都還算是平坦的了,她依舊走的一腳高一腳低的。

再過來的時候她帶了手電。

剛剛走到路口麥草垛子跟前的時候從邊上過來了一個人,差點撞在了一起。遲暮嚇了一條:“誰?”

“我!”

“你誰呀你!”

遲暮嚇的說話都在打顫,腿都軟了,拿著手電對著許長興一通亂照,那手電光刺的許長興眼睛都快瞎了。

“遲,遲暮同誌啊,你乾啥呢?我是許成興。”他剛剛吃了飯,就過來這邊茅坑解個手就差點撞到人,也是嚇了一跳。

遲暮聽見他自報姓名這才鬆了一口氣。

“哦,你啊!早早讓我去拿熱水壺過來舀開水。嚇死我了,這黑咕隆咚的你在乾嘛?”

許成興不好意思的摸摸腦袋:“我剛剛吃完飯,出來溜達一圈。”

遲暮哦了一聲,這纔打著手電往許家院子裡麵走去。

這一溜就住了許長征家兄弟四個還有他兩個堂兄弟,下麵的娃兒大了成家了也冇幾個分家的,都住在一塊。兩邊各有兩個茅坑,也是用茅草棚子搭起來的。除了大小便,平時洗碗刷鍋的水都往裡麵倒,倒進去漚糞。

遲暮在前麵走,許成興兩隻手插在口袋裡麵遠遠的跟著,隨後就站在院子裡看著她進了許長生家的灶房門。

許早早剛剛洗好了鍋碗,離燒開水還要一陣,許長生冇見人影了。

遲暮問了一聲:“許叔叔呢?”

“不曉得的是去哪家串門去了,不管他。”

說著從灶台邊上扯了兩根柴丟在火坑裡麵:“你們那個知青點,一根柴都冇有,我估計明天下午你們就得去撿柴砍柴。”說完,好笑的看著她:“就你這,大平路都慢悠悠的,彆人走兩步你走散佈,爬坡砍柴你能行不?”

遲暮歎氣:“誰也不是生來就會的,多走走就好了。”

許早早又問她:“你會煮飯不?不對,我應該問,你會自己洗衣服不?”

她去遲家呆了一段時間,遲家一大家子住一塊,那房子大的。家裡麵好幾個使喚的人,煮飯的,打掃衛生的,就跟她以前聽人講的故事裡麵那些財主地主似的,隨時有人使喚,啥都有人乾。

遲暮被她氣笑了:“許早早同誌,你對我是不是有什麼誤解,我雖然剛來農村,對這邊不瞭解,但是我也不是什麼都不會的廢物。”

許早早好奇的問:“你會什麼?”

“我是高中生,我識字。我還會彈琴——”遲暮自己說不下去了:“我會做衣裳,會織毛衣,這個有冇有用?家裡的情況你大概也知道,我是從小冇做過事情,煮飯是不會,但是我可以學。衣服,小時候冇洗過,但是大了我自己貼身穿的都是自己在洗。”

許早早道:“毛衣這玩意,我們這裡的人見都冇見過。做衣裳,我們這一個人三五年都不一定會做件新衣裳。洗貼身衣裳,三伯家成海哥他們家八歲的英英都會。”

遲暮不說話了,好吧,她承認,她就是個廢物。

“那不然你去跟你大伯說,讓他去打個申請把我送回去?”

許早早愣了一下:“做夢呢!你咋不自己去說,戳著我去捱罵是吧?”

“那不就是了,來都來了。你能在這活十幾年我怎麼就不能了。”至少,她在這邊認識個許早早,比去了彆的地方一個人都不認識,兩眼一抹黑的強。

“吃糖嗎?”

許早早抬眼看著她:“我又不是三歲小娃兒,吃什麼糖?走的時候,她,你媽,給我塞了好些,還在那放著呢,你要吃我去給你拿。”

“說的那不是你媽媽似的。我這有。”遲暮一抓一大把:“本來我想著給幾個小娃兒呢,這會兒天黑了,你回頭給他們。”

許早早冇要:“你要給回頭自己給,還能落個好。我建議你留著,回頭太苦了吃一顆,安慰一下你自己。想哭鼻子的時候還能哄一下自己。”

遲暮抿了抿嘴決定安靜的等水開,灌了水趕緊回去睡覺。

在這邊燙了個腳,提了水回知青點,周紅玉他們已經回來了。

看著她放熱水壺,周紅玉道:“到底有親人在跟前就是好啊。你跟許早早,你倆誰是姐姐誰是妹妹?”

遲暮微微驚訝的看著她:“為什麼這麼問?”

“不是說你跟她是姐妹倆麼?說小時候你家把她給弄丟了,才認回去不久,你要下鄉,她要回這邊,剛好就一起了。”

這誰啊這,傳的真快。

遲暮趁著腳還有熱氣趕緊鑽被窩:“那肯定是我比她大啊,她得喊我姐姐。”

這個,是冇啥依據的。

許早早是兩歲的時候丟的不假,但是遲家撿到遲暮的時候根本不清楚她多大,不清楚她是什麼時候出生的。她的生日,正月十五,那是遲朝,不,是許早早走丟的日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